小伴龙创始人曹传宇:在线早教发展前景

发布人:四川省蓓儿悦母婴护理服务有限公司发布时间:2020-10-18

曹传宇,小伴龙创始人并任CEO一职,毕业于北京大学,腾讯早期创业员工之一。


小伴龙是用户量最大的在线教育早教品牌之一,成立于2010年6月,正式上线于2012年,创始人兼CEO是曹传宇。小伴龙分别于2012年初、2014年5月、2015年5月完成天使轮、A轮和B轮融资,并于2016年7月上线“学堂”模块探索内容付费商业模式。


早教


4月20号,小伴龙创始人曹传宇做客iTalk栏目,跟爱分析读者们进行互动交流,现将文字精华版整理如下:


嘉宾主要观点:


1)2016年开始,在线早教产品的商业模式逐渐清晰;


2)针对3-8岁孩子的在线早教产品,按照有无老师参与和产品侧重,可以分为两类,一类是没有老师参与、重内容的早教应用,另一类是有老师参与、重运营的早教产品;


3)没有老师参与、重内容的早教应用,优点在于通过免费积累了大量用户,劣势在于ARPU值低;有老师参与、重运营的早教产品,优点在于ARPU值高,劣势在于需要花很长时间、很大营销投入做用户;


4)在线早教可以探讨的空间在于,在以上两类在线早教产品中间搭起桥梁,既拥有流量优势,又拥有更高的商业价值;


5)与K12、泛英语这两个领域相比,早教行业也一定会跑出一家龙头企业,与好未来、51Talk鼎足而立。


行业分享部分


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小伴龙。小伴龙属于在线早教产品,截至目前上线四年半时间,累计用户超过5000万、日活用户超过500万,每月新增用户400万左右。预计今年小伴龙将新增4000-5000万用户,累计用户达到1亿左右。


小伴龙的用户增长可分为五个阶段:


1)历时32个月,积累第一个1000万用户


2)接着历时8个月,积累第二个1000万用户


3)接着历时5个月,积累第三个1000万用户


4)接着历时3个月半,积累第四个1000万用户


5)最近历时3个月,积累第五个1000万用户


早教


今天的主题是“在线早教发展前景”,我个人很看好。未来5年,在线早教发展大环境会极大改善,新增8岁以下孩子会增加,80、90后父母对在线早教的接受度将提升。


过去5年,在线早教活得特别不容易。使用者和付费者分离,盈利模式不清晰,成为大家共同需要解决的问题。但是,不少从业者缺乏耐心,能熬到现在把用户规模做起来,又能解决家长付费的问题、找到商业模式的很少,不少这个赛道的从业者都改行做游戏去了。


2016年开始,在线早教产品的商业模式逐渐清晰。现在移动支付很方便,越来越多年轻父母在孩子的驱动下愿意为内容付费。


按照有无老师参与和产品侧重,把用户群定义为3-8岁、幼儿园到小学三年级孩子的在线早教产品,做出商业模式的可以分为两大类:第一类是没有老师参与、做内容付费,类似于小伴龙;第二类是有老师参与、做课程收费,类似于Vipkid和成长保。


这两种商业模式,因为基因和擅长的方向不同,各有优势和劣势。


第一类没有老师参与、做内容付费的早教应用,通过免费方式比较迅速获取了大量用户,但ARPU值低一些,顶多一年几百块钱;第二类有老师参与、做课程收费的早教产品,商业价值更高。据我们了解,成长保ARPU值做到了一年一万元,但需要花很长时间、很大营销投入做用户。


如果这两类在线早教产品结合起来,取长补短,则会拥有更加巨大的能量。


今年,小伴龙可以探讨的方向是,在这两类公司之间搭起桥梁,引入老师,把教和学结合起来。这样,就不仅拥有流量和用户优势,而且拥有更高的商业价值和获取更高ARPU的能力。


未来,在线早教领域一定会跑出一家龙头企业,和K12领域的好未来、泛英语领域的51Talk鼎足而立。


整个在线教育,从线上切入的,除了职业教育,可以分为三大块:早教,面向3-8岁孩子;K12,面向8-18岁孩子;泛英语。目前,K12领域在线教育发展得风生水起,好未来的在线教育已经做得比较强,此外从线上切入K12的公司还有很多;泛英语领域从线上切入的也很多,行业龙头包括51Talk、VIPKID。


这三大类,因为客群和科目品类的特点,商业模式也各不相同。K12领域最大的特点是面向应试教育,泛英语这块对老师(外教)的运营最为重要。而早教领域,像小伴龙、宝宝巴士这种寓教于乐的在线早教产品,最先获得大规模用户。


总之,和K12、泛英语领域一样,早教也是非常大的市场。未来会跑出和好未来、51Talk等鼎足而立的公司。但是由于客群自身的特点,在线早教龙头的崛起方式跟K12、泛英语龙头的崛起方式会有所不同。


互动问答部分


爱分析:在线早教市场规模有多大?增速如何?


曹传宇:还不知道这个市场有多大,很难有量化的数据,增速也说不清楚。


爱分析:早教市场,目前在线早教和传统早教哪个占比更大?未来会发生什么变化?


曹传宇:目前传统早教占比更大,未来情况会发生变化。互联网已经改变很多行业,包括零售、消费、娱乐等,毫无疑问也会改变教育。直播课程做的好,最大的原因是没有场地的约束,通过技术提升用户体验。可以说,未来应该是线上为王。


爱分析:家庭早教产品和幼儿园早教产品的用户特点和用户诉求有什么不同?


曹传宇:本质没什么不同,唯一的区别就是有老师和没老师。幼儿园早教产品更多是给老师用的。


爱分析:在线早教如何做出孩子喜爱的内容?如何平衡孩子有进步和玩得嗨的关系?


曹传宇:通过小伴龙的例子,可以看出在线早教产品是可以做到寓教于乐的。我们一切内容以孩子喜欢为出发点。


孩子无非两点天性:第一爱听故事,第二爱玩。小伴龙做的所有内容,都是同时满足孩子的这两点天性,这是吸引孩子的原因。但小伴龙又不是单纯的玩,同时还包括早教的知识点,能够让孩子喜欢同时又学到东西。


爱分析:教育企业体量越大社会责任也越大,孩子一般通过手机和PAD使用在线早教产品,会对眼睛有所伤害,应该如何解决?


曹传宇:这个问题说到点子上,很多人认为这点就是在线早教产品的命门。但是小伴龙追求的不是让孩子沉迷,不是拉长孩子一次性使用APP的时间。小伴龙设置了休息时间的保护,我们追求的目标不是让孩子一次性使用更长的时间,而是让孩子每天至少打开一次小伴龙APP。


爱分析:小伴龙内容包付费模式现在进展如何?


曹传宇:经过摸索,我们也有比较激进、拼数量的阶段。但现在又回到把付费内容质量提上去,首先吸引孩子的阶段。现在内容包付费这一块进展得比较顺利,今年应该会有比较好的结果和收获。


爱分析:小伴龙会朝着专业化的幼儿课程方向发展吗?


曹传宇:小伴龙的内容形式不会变的,未来做的可能是小伴龙式的陪伴式早教。小伴龙的免费内容不是课程化的东西,但“学堂”模块的内容可以按年龄分、更有序、更有针对性,可能不同于传统的课程,还是小伴龙为表现形式。


免责声明: 本文来源四川省蓓儿悦母婴护理服务有限公司发布,未经书面授权,禁止转载,违者将负法律责任!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,并不代表本网认同和证实内容的真实性,如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24小时内予以删除!